亚博竞猜-官方平台

发布时间:2020/04/28作者:亚博竞猜-官方平台app

新型冠状病毒2019-nCoV/COVID-19最新研究进展

自2019年12月8日以来,中国湖北省武汉市报告了几例病因不明的肺炎。大多数患者在当地的华南海鲜批发市场工作或附近居住。在这种肺炎的早期阶段,严重的急性呼吸道感染症状出现了,一些患者迅速发展为急性呼吸窘迫综合征(acute respiratory distress syndrome, ARDS)、急性呼吸衰竭和其他的严重并发症。2020年1月7日,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China CDC)从患者的咽拭子样本中鉴定出一种新型冠状病毒,最初被世界卫生组织(WHO)命名为2019-nCoV。大多数2019-nCoV肺炎患者的症状较轻,预后良好。到目前为止,一些患者已经出现严重的肺炎,肺水肿,ARDS或多器官功能衰竭和死亡。

2020年2月11日,世卫组织将这种疾病病重命名为2019年冠状病毒病(COVID-19)。同一天,负责分类和命名病毒的的国际病毒分类学委员会的冠状病毒研究小组在bioRxiv上发表了一篇文章,指出该研究小组已经决定,新型冠状病毒2019-nCoV是导致2002-2003年爆发严重急性呼吸综合征(SARS)冠状病毒(SARS-CoV)的变种。因此,将这种新病原体重新命名为严重急性呼吸综合征冠状病毒2号(severe acute respiratory syndrome coronavirus 2),或SARS-CoV-2。值得注意的一点是,尽管国际病毒分类委员会冠状病毒研究小组将病毒命名为SARS-CoV-2,但该研究小组主席John Ziebuhr认为这个名字(SARS-CoV-2)和SARS(严重急性呼吸综合征,也称非典型肺炎)没有关联。不过,这种病毒的重新命名引起了不少争议。据《科学》网站报道,世界卫生组织不满意SARS-CoV-2这个名字,而且不打算采用此名称。

冠状病毒可引起多种动物的多系统感染。在此之前已有6种冠状病毒可以感染人类,它们主要引起人类的呼吸道感染:两种高度致命性的冠状病毒,即严重急性呼吸道综合征(SARS)冠状病毒(SARS-CoV)和中东呼吸综合征(MERS)冠状病毒(MERS-CoV);4种可导致温和的上呼吸道疾病的冠状病毒,即HCoV-OC43、HCoV-229E、HCoV-NL63和HCoV-HKU1。

基于此次疫情给中国和全世界带来严重的危害,小编针对近期2019-nCoV/COVID-19研究取得的进展进行一番梳理,以飨读者。

1.新发现!科学家鉴别出应对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免疫反应的潜在靶点
doi:10.1016/j.chom.2020.03.002


近日,一项刊登在国际杂志Cell Host & Microbe上的研究报告中,来自美国La Jolla免疫研究所等机构的科学家们就通过研究首次分析了针对新型冠状病毒的机体有效免疫反应的潜在靶点,如今研究人员能利用已知的冠状病毒的数据来预测SARS-CoV-2的哪些部位能够激活宿主的免疫系统反应。

研究者Alba Grifoni博士说道,SARS-CoV-2与SARS-CoV的亲缘关系最为密切;这项研究中,我们对基于来自研究所免疫表位数据库(IEDB)的可用数据进行分析,绘制了SARS-CoV已知的抗原表位并将相应的区域映射到了SARS-CoV-2上。IEDB含有来自3600种不同物种和病毒病原体资源库中的60万个已知的表位。

图片来源:Grifoni et al./Cell Host & Microbe。


研究者表示,他们能将10个B细胞表位映射到新型冠状病毒上,由于SARS-CoV-2与SARS-CoV具有高度的序列相似性,因此在SARS-CoV中具有免疫优势的相同区域也很有可能在SARS-CoV-2中也有优势。这些区域中有5个区域是在刺突糖蛋白中发现的,刺突糖蛋白能形成病毒的“冠状”结构,其中2个区域存在于膜蛋白中,膜蛋白能嵌入到包裹病毒基因组的保护性蛋白外壳的膜中,另外3个区域位于构成外壳的核蛋白中。

在相同的分析中,研究者还发现,T细胞的表位也多与突触糖蛋白和核蛋白有关,在一种完全不同的方法中,研究人员利用表位预测算法来预测线性B细胞的表位,来自德克萨斯大学奥斯汀分校的研究人员最近研究确定了突触糖蛋白的三维结构,这就能能够帮助本文研究人员在预测表位时将蛋白质的空间结构考虑进去,同时这种方法也证实了他们之前所预测的两个可能的表位区域。

为了证实基于SARS-CoV同源性所鉴定出的SARS-CoV-2 T细胞表位,研究人员比较了不同的抗原表位,利用相同的方法,研究者验证了根据与SARS-CoV序列相似性所确定的17个SARS-CoV-2 T细胞表位中的12个;最后研究者Sette说道,实际上我们发现,很多B细胞和T细胞表位在SARS-CoV-2和SARS-CoV之间具有高度保守性,这或许就为开发新型疫苗奠定了基础,靶向作用这些区域的疫苗策略或许能够帮助机体产生特殊的免疫力,不仅能提供交叉感染的保护能力,还能有效抵御病毒未来的进化。 

2.JAMA:有缺陷的新型冠状病毒测试策略促进这种病毒在美国传播
doi:10.1001/jama.2020.3864


卫生专家说,新型冠状病毒SARS-CoV-2检测试剂盒有缺陷,再加上最初针对的人太少的诊断策略,使得这种病毒的传播超出了美国当局的检测能力。

来自约翰霍普金斯大学和斯坦福大学的流行病学家在JAMA期刊上撰写的一篇标题为“Diagnostic Testing for the Novel Coronavirus”的文章中指出,这些失败导致这种病毒在美国全国各地的社区中扎根。

按照约翰霍普金斯大学的一名追踪者的说法,在美国已经发现了800多例病例和28例死亡(按照世界卫生组织在3月24日东一区时间18:00公布的最新统计结果:相应数字分别已攀升为42164和471)。根据美国疾控中心(CDC)的数据,截至周日(3月8日),已有1707名美国人接受了测试。这篇文章指出,与美国在同一天宣布了首例病例的韩国已对超过189000人进行了测试。

这篇文章的作者们写道,最初批准的唯一一种测试方法是CDC开发的。它采用了的技术与世界卫生组织(WHO)授权且已在全球范围内部署的相同,唯一的差别在于CDC开发的测试试剂盒存在的一种缺陷意味着它给出不确定的结果。

3.全文编译!中山大学发表Gastroenterology论文,证实冠状病毒SARS-CoV-2可感染胃肠道
doi:10.1053/j.gastro.2020.02.055


在一项新的研究中,为了进一步研究粪便中SARS-CoV-2 RNA的临床意义,来自中国中山大学的研究人员研究了来自73例住院的SARS-CoV-2感染者的粪便中的病毒RNA。他们还在其中的一例患者的胃肠道组织中研究了病毒RNA和病毒核衣壳蛋白。相关研究结果近期发表在Gastroenterology期刊上,论文标题为“Evidence for gastrointestinal infection of SARS-CoV-2”。

在这篇论文中,这些研究人员为SARS-CoV-2的胃肠道感染及其潜在的粪-口传播途径提供了证据。鉴于病毒从感染的细胞传播到未感染的细胞,因此病毒特异性的靶细胞或器官是病毒传播途径的决定因素。受体介导的病毒进入宿主细胞是病毒感染的第一步。他们的免疫荧光数据表明,已被证明是SARS-CoV-2的细胞进入受体的ACE2蛋白在胃部、十二指肠和直肠上皮的腺细胞中大量表达,从而促进SARS-CoV-2进入宿主细胞。ACE2染色很少在食管粘膜中观察到,这很可能是因为食管上皮主要由鳞状上皮细胞组成,这些细胞表达的ACE2要比腺上皮细胞少。

他们的SARS-CoV-2 RNA检测结果和胃部、十二指肠和直肠上皮中病毒核衣壳蛋白的细胞内染色结果表明SARS-CoV-2感染了这些胃肠道腺上皮细胞。尽管在食管粘膜组织中也检测到病毒RNA,但是在食管粘膜中未观察到病毒核衣壳蛋白染色,这表明食管粘膜中的病毒感染率较低。

在病毒进入后,病毒特异性的RNA和蛋白在细胞质中合成以组装新的病毒颗粒,所组装的病毒颗粒可被释放到胃肠道中。粪便中病毒RNA的连续阳性检测表明传染性病毒颗粒是从病毒感染的胃肠道细胞中分泌出的。近期,这些研究人员和其他人从粪便中分离出了传染性SARS-CoV-2,从而证实了传染性病毒颗粒向胃肠道的释放。因此,粪-口传播可能是病毒传播的另一条途径。应当考虑阻止粪便传播以控制这种病毒的传播。 

4.全文编译!上海交通大学发表Gastroenterology论文探究冠状病毒SARS-CoV-2引起的胃肠道症状和潜在粪口传播
doi:10.1053/j.gastro.2020.02.054


当前的研究已表明COVID-19的呼吸道症状,比如发烧,干咳,甚至呼吸困难,是最常见的临床表现,类似于2003年的严重急性呼吸综合征(SARS)和2012年的中东呼吸综合征(MERS),这明确地表明液滴传播和接触传播的存在。然而,在不同的研究人群中,诸如腹泻、恶心、呕吐和腹部不适等较不常见的症状的发生率存在显著差异,早期轻度的症状发作常伴有典型的呼吸道症状。来自先前SARS研究的大量证据已表明SARS冠状病毒(SARS-CoV)的胃肠道(肠道)嗜性可通过在患者(甚至出院的患者)的组织活检样本和粪便中检测到这种病毒的存在来加以证实,这可能也部分解释了病毒持续脱落的人体中的胃肠道症状、潜在复发和SARS传播。

图1.胃肠道组织的免疫荧光染色图片。图片来自Gastroenterology, 2020, doi:10.1053/j.gastro.2020.02.055。


值得注意的是,在美国确诊的首例2019-nCoV感染病例报告入院时有2天的恶心和呕吐史,然后在医院第2天出现排便不畅。便溏和两个呼吸道样本的病毒核酸测试随后均呈阳性。此外,2019-nCoV序列也可在大多数感染患者的自收集唾液中检测到,即便在鼻咽吸出物中未检测到,也是如此,而唾液样本系列监测显示住院后唾液病毒载量下降。考虑到肺外检测到病毒RNA并不意味着存在传染性病毒,进一步的阳性病毒培养物才能表明唾液腺感染的可能性和潜在的传播。最近,来自中国的两个独立实验室宣布已从患者粪便中成功分离出活的2019-nCoV。 

综上所述,越来越多的临床证据表明当人们与受感染的野生动物或患者以及无症状携带者或早期有轻度肠道症状的患者接触时,除呼吸系统之外的消化系统可能会成为另一种感染途径,而这一点在先前的研究中肯定被忽视或低估了。接下来,临床医生在及时发现有初始的胃肠道症状的患者时应当保持谨慎小心,并探讨在病毒转化发生延迟的情形下的感染持续时间。

5.全文编译!香港大学发表Nature Medicine论文指出出现一种威胁人类健康的新型冠状病毒---SARS-CoV-2
doi:10.1038/s41591-020-0796-5


2019年12月下旬,中国武汉报道了一群病因不明的“非典型肺炎”患者。一种新型人类冠状病毒(如今暂时称为“SARS-CoV-2”),被确定为导致这种疾病(如今命名为“COVID-19”)的原因。

人们越来越认识到,冠状病毒可以引起重大的新兴病毒性疾病威胁,最近的两个例子就是严重急性呼吸综合征(SARS)和中东呼吸综合征(MERS),并且在过去的数百年中,两种在人类中流行的冠状病毒(229E和OC43)来自动物。冠状病毒SARS-CoV-2疫情始于2019年12月。世界卫生组织于2020年1月30日宣布这次疫情为国际关注的突发公共卫生事件(Public Health Emergency of International Concern)。已报道的COVID-19病例和死亡人数已超过SARS或MERS病例和死亡人数。在一项新的研究中,中国香港大学李嘉诚医学院公共卫生学院的Leo L. M. Poon和Malik Peiris重点介绍与这一全球流行病有关的一些近期重要发现。相关研究结果发表在Nature Medicine期刊上,论文标题为“Emergence of a novel human coronavirus threatening human health”。

SARS-CoV-2可以很容易地从临床标本中培养出来,而且病毒分离株如今可以在中国大陆和其他地方获得。SARS-CoV-2在遗传上与Sarbecovirus亚属中的其他冠状病毒相类似,后者是由导致SARS的冠状病毒SARS-CoV和在在蝙蝠中发现的其他SARS-CoV样冠状病毒组成的一个β冠状病毒进化枝。冠状病毒之间的重组是常见的,SARS-CoV被认为是蝙蝠Sarbecovirus之间的重组体。有趣的是,SARS-CoV-2的整个基因组与2013年检测到的一种蝙蝠冠状病毒的基因组高度相似(>96%的序列一致性),这表明SARS-CoV-2的直接祖先已在蝙蝠中传播了至少几年。

6.NEJM:临床试验表明HIV药物洛匹那韦-利托那韦不能有效治疗COVID-19
doi:10.1056/NEJMoa2001282


新型冠状病毒SARS-CoV-2导致2019年冠状病毒病(COVID-19),如今正在全球肆虐。在一项新的研究中,中国研究人员发现有效治疗HIV感染者的药物对COVID-19无效。相关研究结果于2020年3月18日发表在NEJM期刊上,论文标题为“A Trial of Lopinavir–Ritonavir in Adults Hospitalized with Severe Covid-19”。在这篇论文中,他们描述了他们在中国武汉在COVID-19患者中开展的一项临床试验以及他们从中获得的发现。美国布莱根妇女医院的Lindsey Baden和Eric Rubin在同期NEJM期刊上发表了一篇标题为“Covid-19—The Search for Effective Therapy”的社论文章,讨论了这项在中国开展的临床研究。

最近,医学界注意到SARS-CoV-2和HIV都需要一种称为蛋白酶的酶才能具有传染性。先前的研究已发现蛋白酶抑制剂洛匹那韦(lopinavir)和利托那韦(ritonavir)对治疗HIV感染者有效,这使得许多人猜测它们是否也可能有效地抵抗SARS-CoV-2。为了确定这种情形是否可能发生,这些研究人员在中国武汉开启了一项临床试验

这项临床试验将199例晚期COVID-19患者分为两组,其中的一组接受标准治疗(包括补充氧气),另一组接受标准治疗并给予洛匹那韦和利托那韦。最终,共有94例患者给予了这两种蛋白酶抑制剂。不幸的是,这些研究人员发现使用这两种药物没有益处。那些给予这两种药物的患者的表现并不好于那些没有给予它们的患者。

不过,这项临床试验存在一些局限。首先,所有患者均处于疾病晚期,这使得任何治疗都不太可能帮助他们。其次,这项临床试验规模很小。

7.CGH:胃肠病学家和慢性消化疾病患者需要了解关于COVID-19的重要信息
doi:10.1016/j.cgh.2020.03.020


新型冠状病毒SARS-CoV-2导致2019年冠状病毒病(COVID-19),如今正在全球肆虐。在一项新的研究中,来自美国西奈山伊坎医学院的研究人员概述了胃肠病学家和患有慢性消化疾病的患者需要了解关于SARS-CoV-2/COVID-19的关键信息。相关研究结果发表在Clinical Gastroenterology and Hepatology期刊上,论文标题为“What Should Gastroenterologists and Patients Know About COVID-19?”。 

对于可能服用免疫抑制药物的炎症性肠病(IBD)患者而言,冠状病毒尤其令人担忧。这篇论文提供了明确的指导:服用免疫抑制药物治疗炎症性肠病的患者应继续服用药物。疾病复发的风险远远超过了感染冠状病毒的几率。这些患者还应遵循美国疾病控制中心(CDC)针对高危人群制定的指南方针:避免人群拥挤,限制出行。

论文通讯作者、西奈山伊坎医学院的Ryan Ungaro博士说,“这是一个快速发展的领域,每天都有新的信息出现。尽管COVID-19是全球关注的重大公共卫生问题,但重要的是要正确了解它的风险,并及时了解最新的研究和建议,以便为我们的患者提供最准确的建议。”

8.AJG:我国科学家发现将近一半的COVID-19患者出现了消化道症状
doi:10.14309/ajg.0000000000000620


新型冠状病毒SARS-CoV-2导致2019年冠状病毒病(COVID-19),如今正在全球肆虐。在一项新的研究中,中国武汉COVID-19医疗救治专家组(Wuhan Medical Treatment Expert Group for COVID-19)揭示了包括腹泻在内的消化道症状在COVID-19患者中较为常见。相关研究结果发表在American Journal of Gastroenterology期刊上,论文标题为“Clinical characteristics of COVID-19 patients with digestive symptoms in Hubei, China: a descriptive, cross-sectional, multicenter study”。

图片来自American Journal of Gastroenterology, 2020, doi:10.14309/ajg.0000000000000620。


在中国湖北省进行的这项研究中,将近一半的COVID-19患者出现了消化道症状,比如腹泻和厌食,并声称这是他们的主要症状。

这项研究还显示与仅出现呼吸道症状的COVID-19患者相比,具有消化道症状的COVID-19患者在症状发作和入院之间具有更长的时间间隔,并且与没有消化道症状的COVID-19患者相比,他们被治愈和出院的可能性更低。

9.AJR:我国科学家发现胸部CT对COVID-19诊断可靠,但不能有效区分病毒
doi:10.2214/AJR.20.22954


新型冠状病毒SARS-CoV-2导致2019年冠状病毒病(COVID-19),如今正在全球肆虐。在一项新的研究中,来自中国华中科技大学同济医学院附属同济医院放射科的Liming Xia和Yan Li作出结论:胸部CT对COVID-19的误诊率很低(3.9%,2/51),并且有助于标准化影像特征和转换规则,以进行快速诊断;但是胸部CT在识别特定病毒和区分病毒方面仍然存在限制。相关研究结果近期发表在American Journal of Roentgenology期刊上,论文标题为“Coronavirus Disease 2019 (COVID-19): Role of Chest CT in Diagnosis and Management”。

这两名研究人员研究了通过核酸检测确认的首批51例COVID-19患者(23例女性和28例男性;年龄范围26~83岁)和2例腺病毒感染者(1例女性和1例男性;年龄分别为58和66岁)。截至2月9日,在他们的53名患者的回顾性队列中,共进行了99次胸部CT检查。根据Li和Xia的说法,将初始胸部CT研究的图像报告与实验室测试结果进行比较,以鉴定提示病毒感染的模式,“在2例患有基础疾病和COVID-19的患者中,COVID-19在初始胸部CT研究中被误诊为常见性的感染”。

Li和Xia补充说,“对于放射科医生来说,认识到COVID-19病例的胸部CT检查结果与由不同病毒科的病毒(例如腺病毒)引起的疾病的胸部CT检查结果存在重叠,而与来自相同病毒科的不同病毒(比如SARS-CoV和MERS-CoV)的胸部CT检查结果具有不同之处和相似之处,这是很有价值的。”

10.Nat Med:研究证实SARS-CoV-2属自然进化,不可能是人为制造!
doi:10.1038/s41591-020-0820-9


根据今天发表在《Nature Medicine》杂志上的研究结果,去年年底出现的新型SARS-CoV-2冠状病毒是自然进化的产物,自出现以来,它已经导致了大规模的COVID-19流行病,并蔓延到70多个其他国家。

对来自SARS-CoV-2和相关病毒的公共基因组序列数据的分析发现,没有证据表明该病毒是在实验室制造或以其他方式设计的。

"通过比较已知冠状病毒株的基因组序列数据,我们可以确定SARS-CoV-2起源于自然过程,"斯克里普斯研究所免疫学和微生物学副教授、这篇论文的通讯作者Kristian Andersen博士说道。

除了Andersen,这篇题为"The proximal origin of SARS-CoV-2"的论文的作者还包括杜兰大学的Robert F. Garry,悉尼大学的Edward Holmes,爱丁堡大学的Andrew Rambaut和哥伦比亚大学的W. Ian Lipkin。 

11.NEJM:新型冠状病毒SARS-CoV-2在气溶胶中和物体表面上保持稳定性长达数小时或数天
doi:10.1056/NEJMc2004973


新型冠状病毒SARS-CoV-2导致2019年冠状病毒病(COVID-19),如今正在全球肆虐。在一项新的研究中,来自美国国家卫生研究院(NIH)、美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CDC)、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和普林斯顿大学的研究人员发现SARS-CoV-2可在气溶胶中和物体表面上保持稳定数小时至数天的时间。他们发现在气溶胶中长达3小时内可检测到SARS-CoV-2,在铜表面上长达4小时内可检测到SARS-CoV-2,在纸板表面上长达24小时内可检测到SARS-CoV-2,在塑料和不锈钢表面上长达2至3天的时间内可检测到SARS-CoV-2。这些结果提供了有关SARS-CoV-2稳定性的关键信息,并提示着人们可以通过空气和接触被污染的物体而感染这种病毒。相关研究结果于2020年3月17日发表在NEJM期刊上,论文标题为“Aerosol and Surface Stability of SARS-CoV-2 as Compared with SARS-CoV-1”。

这些研究人员比较了环境如何影响SARS-CoV-2和导致严重急性呼吸综合征(SARS)的SARS-CoV-1。2002-2003年期间,SARS-CoV-1在中国肆虐,感染了8000多人。通过采取深入的接触者追踪和病例隔离措施,SARS-CoV-1被根除了,自2004年以来,没有报道过SARS-CoV-1感染病例。SARS-CoV-1是与SARS-CoV-2亲缘关系最密切的人类冠状病毒。在这项有关稳定性的研究中,这两种冠状病毒的行为相似,但不幸的是,这未能解释为何COVID-19已爆发为更大的流行病。

这些研究人员强调了他们研究中的其他观察结果:(1)如果这两种冠状病毒的生存能力相似,那么为何SARS-CoV-2导致更多的病例?越来越多的证据表明感染了SARS-CoV-2的人可能在没有意识到症状之前就开始传播这种病毒。这将使得有效抵抗SARS-CoV-1的疾病控制措施对SARS-CoV-2不那么有效;(2)与SARS-CoV-1相比,SARS-CoV-2病毒传播的大多数继发病例似乎发生在社区环境中,而不是医疗机构中。但是,医疗机构也容易受到SARS-CoV-2的引入和传播的影响,而SARS-CoV-2在气溶胶中和物体表面上的稳定性可能有助于这种病毒在医疗机构中的传播。

12.中美科学家Science:无症状患者的传播是导致SARS-CoV-2扩散的主要原因
doi:10.1126/science.abb3221


在一项新的研究中,研究人员在3月16日出版的《Science》杂志上总结称,在中国实施旅行限制之前的1月份,约86%的COVID-19病例病情较轻,但在持续两周的疫情加剧期间未被发现。

图片来源:https://cn.bing.com。


高级研究员Jeffrey Shaman说,这些未被记录在案的感染病例"中的每个人的传染性大约只有有记录病例的一半,而后者有更严重的症状,可能会脱落更多的病毒。”

然而,Shaman说:"因为存在更多的这些没有记录在案的病例,正是这些没有记录在案的感染推动了疫情的蔓延和扩大。"

因此,研究人员说,继续和扩大对各国封锁是正确的行动,以尽可能地限制COVID-19的流行。

13.bioRxiv:中国科学家证实SARS-CoV-2可能不会出现二次感染
doi:10.1101/2020.03.13.990226


由严重急性呼吸综合征(SARS-CoV-2)引起的2019年冠状病毒病(COVID-19)于去年爆发,并全球蔓延。最近据报道,中国和其他地方的出院病人在康复后检测呈阳性。然而,尚不清楚正在康复的患者是否有"复发"或"再次感染"的风险。为了解开这个问题,来自中国医学科学院医学动物实验研究所的秦川课题组与首都医科大学研究人员合作,在bioRxiv预印本平台上发表了未经同行评审研究论文,发现感染过SARS-CoV-2的恒河猴不会出现再次感染的情况。

该研究对感染SARS-CoV-2的猴子在症状消失后再次暴露的情况进行了纵向追踪。研究人员发现,在初次感染后低7天,有一些猴子的体重下降,主要在鼻子,咽部,肺和肠道,以及中度间质性肺炎检测到病毒复制。

在症状缓解以及特异性抗体检测呈阳性后,一半受感染的猴子再次接受相同剂量的SARS-CoV-2毒株的感染。研究人员发现,康复后再次感染的恒河猴二次感染后低5天,无论是鼻咽拭子、肛门拭子还是初次感染出现病毒复制的器官的检测,都没有发现病毒的增殖和复制。研究人员结合病毒学、放射学和病理学的随访结果发现,再次暴露的猴子没有感染上SARS-CoV-2,也没有出现COVID-19症状,身体状况与与未再感染的感染猴子相似。 

14.ACS Cent Sci:研究总结了潜在的COVID-19治疗药物和疫苗
doi:10.1021/acscentsci.0c00272


自2019年12月中国武汉首次报告首例新冠状病毒患者以来,COVID-19已在全球迅速传播,造成了全球大流行。现在,来自美国化学学会的一个专门研究科学信息解决方案的部门CAS的研究人员,在美国化学学会的《ACS Central Science》上发表了一份特别报告。在报告中,他们概述了已发表的关于该病毒潜在治疗药物和疫苗的科学信息,并强调了相关专利。

根据世界卫生组织的数据,截至2020年3月15日,COVID-19已导致超过15万人确诊患病,5000多人死亡。这种被称为SARS-CoV-2的病毒主要攻击下呼吸道系统,引起病毒性肺炎,但它也可能影响胃肠道系统、心脏、肾脏、肝脏和中枢神经系统。如果不能迅速控制SARS-CoV-2,这种病毒可能会对人们的生活、全球卫生系统和全球经济产生毁灭性的影响。为了帮助研究人员发现针对COVID-19的治疗方法和疫苗,Cynthia Liu带领一组CAS科学家分析了已发表的关于SARS-CoV-2和相关冠状病毒的科学数据。

研究人员回顾了大量与COVID-19和SARS-CoV-2相关的期刊文章,以及与人类冠状病毒相关的专利。从2019年的最后一周到2020年的3月1日,超过500篇与病毒相关的期刊文章以电子版或印刷版的形式发表,数量每周都在稳步增长。主题包括临床表现、治疗方案、病毒结构和机制、抗病毒药物和诊断。迄今为止,已经有超过500项疫苗和治疗药物(如抗体、细胞因子和核酸)的专利,这些专利可以帮助预防或治疗冠状病毒感染。由于SARS-CoV-2与其他冠状病毒类似,如SARS-CoV-1和MERS-CoV,研究人员强调了先前对这些其他病毒的治疗方法,这些方法也适用于SARS-CoV-2。

15.ChemRxiv突破:研究人员筛查近7亿种物质找到可能的COVID-19新药
doi:10.26434/chemrxiv.11923239.v1


巴塞尔大学正在全球范围内寻找一种药物来对抗这种猖獗的冠状病毒。迄今为止,计算药学组的研究人员已经实际测试了近7亿种物质,目标是病毒上的一个特定位点--目的是抑制其增殖。由于目前的紧急情况,第一批测试结果将立即提供给其他研究小组。

在过去的几周里,由Markus Lill教授领导的药物科学系的研究小组一直在使用计算机辅助方法来识别可能的新药,以对抗目前的冠状病毒爆发和未来类似的流行病。在这个过程中,研究人员已经测试了超过680种虚拟物质,这些物质作用于病毒的关键蛋白质之一:它的中心蛋白酶上。

这种"虚拟筛选"已经发现了几种有趣的物质,它们有可能抑制病毒的关键酶,从而进一步增殖。"即使完全研发出一种药物来对抗这种特殊的冠状病毒可能会超过目前流行的持续时间,为未来的冠状病毒研发药物也是很重要的。这将使我们有可能在未来将这样的健康危机扼杀在萌芽状态。" Lill说。

16.Ann Intern Med:新研究确定新冠肺炎潜伏期为5.1天
doi:10.7326/M20-0504


根据约翰霍普金斯大学布隆伯格公共卫生学院(Johns Hopkins Bloomberg School of Public Health)的研究人员牵头的一项新研究,对可公开获得的有关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数据进行分析后,得出的结论是,引起呼吸道疾病COVID-19的SARS-CoV-2的平均潜伏期为5.1天。从接触到出现症状的中间时间表明,对可能接触到冠状病毒的个人使用的14天隔离期是合理的。

图片来源:NIAID。


分析表明,约97.5%出现SARS-CoV-2感染症状的人将在接触后11.5天内出现症状。研究人员估计,每1万人被隔离14天,只有约101人在隔离后出现症状。

这项研究结果于3月9日在线发表在《Annals of Internal Medicine》上,题为"The incubation period of COVID-19 from publicly reported confirmed cases: estimation and application"。

17.实锤!研究表明新冠病毒传染迅速,出现症状前就开始传染!
doi:10.3201/eid2607.200357


德克萨斯大学奥斯汀分校(University of Texas at Austin)研究新型冠状病毒的传染病研究人员确定了冠状病毒的传播速度,这一因素可能有助于公共卫生官员采取控制措施。他们发现,在一个传播链中,病例之间的间隔时间不到一周,而且超过10%的患者是由携带病毒但尚未出现症状的人感染的。

来自美国、法国、中国香港的一组科学家在《Emerging Infectious Diseases》杂志上发表了一篇论文,他们计算出了这种病毒的序列间隔。为了测量连续时间间隔,科学家观察了两名感染者出现症状所需的时间:一名感染者感染另一个人,另一名感染者感染第二个人。这些研究人员发现,此次新型冠状病毒的平均序列间隔约为4天。这也是估计无症状传播率的首批研究之一。 

流行病的传播速度取决于两个因素--每个病例感染了多少人,以及病例传播需要多长时间。第一个数量叫做繁殖数;第二个是序列间隔。研究人员说,COVID-19的短系列间隔意味着新出现的疫情将迅速蔓延,可能难以遏制。

"连续几周的埃博拉病毒比连续几天的流感病毒更容易控制。应对埃博拉疫情的公共卫生人员有更多时间在感染他人之前识别和隔离病例,"德克萨斯大学奥斯汀分校综合生物学教授Lauren Ancel Meyers说。"数据表明这种冠状病毒可能像流感一样传播。这意味着我们需要迅速采取积极行动,遏制正在出现的威胁。"

18.Am J Roentgenol:中国科学家详细报道COVID-19患者的胸部CT表现
doi:10.2214/AJR.20.22976


一项关于胸部CT影像和冠状病毒病的临床症状(COVID-19)之间的关系的多中心研究(n = 101)近日发表在《American Journal of Roentgenology》上,表明大多数患者COVID-19肺炎患者有毛玻璃混浊/肺磨玻璃影(GGO)(86.1%)或混合GGO和合并GGO(64.4%)和血管扩张病变(71.3%)的症状。此外,该研究的主要作者Wei Zhao、Zheng Zhong和同事发现,CT图像上的病变更可能有周围分布(87.1%)和双侧受累(82.2%),以下肺为主(54.5%),且呈现多灶性(54.5%)。

研究人员收集了中国湖南省4个机构的101例COVID-19肺炎病例,比较了两组患者的临床特征和影像学特征:非急诊(轻微或常见疾病)和急诊(严重或致命疾病)。本队列中年龄分布最多的为21-50岁(70.2%),多数患者(78.2%)以发热为首发症状。只有5名患者表现出与家庭暴发有关的疾病。急诊组患者的年龄比非急诊组大,但两组的潜在疾病发生率无显着差异,提示病毒载量可以更好地反映COVID-19肺炎的严重程度和程度。

19.NEJM:新型冠状病毒2019-nCoV/COVID-19给全球带来巨大挑战
doi:10.1056/NEJMp2002387


来自美国疾病控制中心(CDC)和美国国家卫生研究院(NIH)下属国家过敏与传染病研究所(NIAID)的联邦科学家写道,作为一种由新型冠状病毒SARS-CoV-2(之前称为2019-nCoV)引起的呼吸道疾病,冠状病毒病COVID-19(coronavirus disease 2019)的出现和迅速增加给全球公共卫生、研究界和医学界带来了复杂的挑战。他们的评论文章近期发表在NEJM期刊上,标题为“Covid-19 — Navigating the Uncharted”。

SARS-CoV-2(之前称为2019-nCoV)的透射电镜图,图片来自NIAID RML。


这些作者指出,为了应对疫情,美国和其他国家/地区制定了临时旅行限制措施,这可能在一定程度上减慢了COVID-19的传播速度。不过,他们补充说,鉴于病毒传播的明显效率,每个人都应该做好准备,COVID-19将在包括美国在内的世界各地获得立足点。他们写道,如果这种疾病开始在美国社区蔓延,遏制可能不再是一个现实的目标,应对工作可能需要过渡到各种缓解策略,包括将患病的人隔离在家里、关闭学校并鼓励远程办公。

Fauci、Lane和Redfield指出目前正在进行的许多研究工作都是为了解决COVID-19。这些研究工作包括许多正在进行早期临床试验的候选疫苗,以及已经在测试候选药物的临床试验,包括由NIAID资助的实验性抗病毒药物瑞德西韦(remdesivir, 也称为GS-5734)的临床试 验,这项针对瑞德西韦的临床试验于2020年2月21日开始招募参与者。

20.JAMA:我国科学家发现无症状携带者也可能传播新型冠状病毒SARS-CoV-2
doi:10.1001/jama.2020.2565


一种称为SARS-CoV-2(之前称为2019-nCoV)的新型冠状病毒导致中国正在爆发病毒性肺炎。这种新型冠状病毒可导致冠状病毒病COVID-19(coronavirus disease 2019)。人传人已被证实,但是来自具有正常胸部CT扫描图像的无症状携带者(asymptomatic carrier)的SARS-CoV-2传播尚未见报道。

在一项新的研究中,来自中国河南省人民医院、安阳市中医院、安阳市第五人民医院、天津医科大学肿瘤医院和香港大学的研究人员于2020年1月招募了5例具有发烧和呼吸道症状的入住中国安阳市第五人民医院的患者和1名无症状的家庭成员。该研究得到当地机构审查委员会的批准,并获得了所有患者的书面知情同意。他们对患者记录进行了详细分析。相关研究结果近期发表在JAMA期刊上,论文标题为“Presumed Asymptomatic Carrier Transmission of COVID-19”。

中国安阳市的5名COVID-19肺炎患者在症状发作之前与一名来自武汉疫情中心的无症状家庭成员有过接触。这些事件发生的先后次序表明新型冠状病毒SARS-CoV-2可能是由这名无症状携带者传播的。患者1的潜伏期为19天,虽然很长,但位于在报道的0~24天范围内。她的第一个RT-PCR检测结果为阴性;假阴性结果与这个新型冠状病毒PCR荧光诊断试剂盒的质量、收集的样本或测试性能有关。RT-PCR已广泛应用于诊断病毒学,很少产生假阳性。因此,她的第二次RT-PCR检测结果不太可能是假阳性,并被用于确定感染上这种新型冠状病毒。 

先前的一项研究报道了一名无症状的感染了SARS-CoV-2的10岁男孩,但他的胸部CT异常。如果这项新研究中报道的关于无症状携带者假定传播(presumed transmission)的研究结果得到重复,那么这将对阻止SARS-CoV-2感染带来挑战。还需对无症状携带者感染和传播SARS-CoV-2的机制开展进一步研究。(生物谷 Bioon.com)